資優翻譯公司 日文翻譯公司 翻譯公司服務站 學校翻譯公司 公立翻譯公司 全球認證翻譯公司
翻譯公司
 


HOME > 困難翻譯找翻譯公司

困難翻譯找翻譯公司

現有專職僱員63人,已成為全國規模最大翻譯公司之一,其中管理人員5名,專職英語譯員24名,專職英文譯審員14名,專職日文譯員8人,專職日語譯審4名,專職法文譯審2人,專職德文譯審2人,網絡技術人員4名。其中譯員譯審組成成員分別畢業於上海外國語大學、北京外國語大學、天津大學、濟南大學等知名文、理、工科學院,形成文理搭配、知識全面、科學分工的科技翻譯項目組。除此之外,公司還聘請了16名在翻譯業內享有盛名的資深翻譯專家,擔任我們公司常年技術翻譯顧問,以不斷提高譯員的翻譯能力,保證翻譯水平與最新業界動態保持一致。由於科技翻譯領域涉及知識產權、商務法律等相關領域,我們聘有資深的法律顧問,以保證整個翻譯過程之合法性翻譯公司,我們已建成一個專業的翻譯人才網上平台

 

翻譯技巧:創想世紀翻譯網的譯員絕大多數是具備理工科背景的碩士學歷以上人才,翻譯公司擁有多年的專利翻譯經驗,熟知專利文獻的固定譯法及一般準則,如:專利文獻專用術語的譯法(如“臨時申請案”,“公開案”等);申請專利範圍的規定格式及其獨立項與附屬項的特殊譯法;專利說明中冗長句式的分割譯法;了解不准專利的發明標的;為專利說明書加註子標題的工作原則等。
我在很多場合都在講現在翻譯出版領域的問題。翻譯工作如果圍繞出版軸心轉,不是不可以,但會帶來種種問題。在出版和翻譯者的關係中,翻譯人往往沒有決定權。稿費太低,挫傷了譯者的積極性。出版社為了搶時間,給譯者的時間太緊,也會影響質量。當然,也有的譯者水平有限。現在,出版社的編輯也沒有時間精力去做很細緻的後期工作。就拿稿費問題來說,國家新聞出版署在多年前曾經出台過相關的著作版權法令,當時有給了一個大約是每千字20~60元的翻譯稿費參考數值。這麼多年過去了,出版社仍在按照這個標准給譯者稿費。

 

在國外,出版行為比較成熟,有自身平衡的機制。各種層次的作家、譯者、讀者都有。所以,出版各種類型的圖書,雖不至於發財,也不至於餓死。在國外,有文化基金會等資助機構會出資資助這些很難盈利,卻很有文化保護培育價值的出版行為。而在中國,應該說晚清以來,總的傳統是尊重翻譯家的。但現在來看,翻譯公司翻譯者的工作換不來實際的名和利。不僅稿費低,也不能靠這個工作得到應有的肯定。在高校體制內,翻譯作品不能算作教授們的學術成果,這打擊了許多年輕人的積極性。現在有錢人傾向於投資到體育、電影這些能盈利的項目中。文化多是為了搭台讓經濟唱戲。實際上,真正的文化是難以帶來商業利潤回報的。以商業的邏輯很難真正做好文化事業。面對諾貝爾文學獎終身評審,談話的內容當然繞不開諾貝爾文學獎。“冰島有作家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可是有著5000年曆史的中國卻沒有作家獲得這個獎項,這是什麼原因呢?”面對記者開門見山的提問,馬悅然也不迴避,直言:“諾貝爾文學獎是頒發給作家,而不是給國家的。我想告訴中國的作家們,不要把這個獎看得太重要。它其實沒有那麼重要,得獎人並不是'世界冠軍'。”他說,選出了一個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但不能說這個人就是世界上最好的作家。評審們只是認為這個人寫的東西是個很好的作品,就這樣而已。現在世界上有好幾千個作家有資格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但是每年只能發一個。

 

自從1990年退休後,翻譯公司馬悅然便開始將眾多中國當代文學作品翻譯成為瑞典文,他十分推崇山西的李銳和曹乃謙兩位作家的作品。很多人猜測,這兩位作家將成為諾貝爾文學的熱門人選。對此,馬悅然進行了否認:“翻譯中文作品是我的愛好,與獎項無關。對於好的文學作品,我的17個同事都有他們自己的看法。”在當代作家中,除李銳、曹​​乃謙外,馬悅然還翻譯過王安憶、莫言、韓少功等人的作品。他說,莫言的作品其實非常不錯,“要是再簡潔一點,就完美了。”